大公網

        大公報電子版
        首頁 > 藝文 > 大公園 > 正文

        ?客居人語/遙望武漢/姚 船

        2020-04-30 04:23:57大公報 作者:姚船
        字號
        放大
        標準
        分享

          圖:武漢黃鶴樓毗鄰長江大橋,于昨日重新開放/新華社

          加拿大和中國大洋相隔,多倫多和武漢更是萬里之遙。就算站在多倫多地標—曾是世界最高建筑CN塔的觀景臺上,在云天之際也無法看到武漢的身影。

          然而,一場全球性的抗疫大戰,把武漢推到風口浪尖。位于與新冠病毒斗爭最前線,全世界的目光一時間都聚焦武漢,為它擔憂,也為它祈禱祝愿。

          我不是武漢人,故鄉在南海之濱。但從小在書本上,就熟知武漢的名字。地處華中,是重要交通樞紐。長江在它胸中奔流向東,南來北往的鐵路是它的手紋。革命的紅旗,鋼鐵的聲浪,讓這座城市不斷繁榮發展。

          我有幸到過武漢。那時是一個小青年,和幾個伙伴在南京坐船,沿長江逆上武漢,然后獨自去探訪一對初在那里工作的好朋友。一夜促膝相談,我知道他們已對武漢產生了感情。第二天,他們問我最想去哪里走一走,我不假思索地說,長江大橋!

          當時,這是長江第一橋。于國人而言,幾乎無人不知。身臨其境,我一下子就被它的雄偉壯觀震懾住。浩浩大江,鐵橋飛架,天嶄變通途。站在橋頭堡上,藍天白云,微風吹拂,賞心悅目。想起古人嘆息,“孤帆遠影碧空盡,惟見長江天際流。”看今人豪氣,“萬里長江橫渡,極目楚天舒。”從心底贊頌祖國這大好河山。

          我正在惋惜,沒照相機留個影。朋友忙告訴我,下面有專門幫游客照相的。我們下到岸邊寬闊的地面,找一個背相機在招客的中年人,按他貼在厚紙板上的樣品,站好位置,讓他“咔嚓”一聲,把我們的身影和大橋定格在一起。

          回到故鄉城市沒多久,我就收到武漢朋友寄來的照片。幾個手指大小,四四方方,三個人傻乎乎直立站著,看了惹人發笑。但我挺喜歡,因為背景是巨龍般的長江大橋,武漢的地標和驕傲。它留下了我的心愿。

          后來,那對朋友轉到深圳工作,我移居加拿大。年復一年,對武漢的印象似乎慢慢淡薄。想不到半個世紀后,武漢的名字,又突現在我腦海中。

          記得除夕夜,我們這個中西合璧家庭,仍按中國人傳統,兒孫們回來吃團圓飯。當時,由于疫情,武漢的名字已被世人熟知。兩個媳婦沒去過中國,她們問我,你去過武漢嗎?我忙從塵封的相簿中,拿出那張小小的黑白發黃照片。大家看了都贊大橋有氣勢。小孫子忽然爆出一句:“爺爺,你怎么不帶手機,拍更多照片?”兒媳撫摸他的頭發說:“傻小子,那時候哪有手機?你爸爸還未出生呢。”

          是啊,這么多年了。我陷入沉思。二十一世紀的今天,武漢已發展成一座擁有千萬人口的大城市。面臨如此從未遇到的大災難,封城、封路,停學、關店,千萬民眾都得守在家里,這是西方社會難以想像的。武漢人能經得住這嚴峻的考驗嗎?也許,這并非我一個人的擔心,相信萬千海外華人都曾有同樣的憂慮。同根同脈的炎黃子孫,睡夢中都有長江黃河澎湃的聲音。

          武漢人民,挺住了。在艱難困苦的環境中,靠毅力,靠團結互助精神,一天天咬緊牙關度過,同與病毒進行殊死交鋒的前線白衣戰士一道,終于把病魔的囂張氣焰鎮住,迎來了黎明的曙光。那天是“春分”,時序上春天第一日,我從電視中知道,武漢新增確診病例為“零”。這是一個多么振奮人心的數目字。春天來了,武漢的春天也到了。

          武漢啊,不單有鋼鐵大橋,鋼鐵工業,還有意志如鋼鐵般堅強的人民。是他們,才是城市的脊梁。那對曾在武漢度過青春歲月的好朋友,在電話中欣喜地說,真想好好擁抱一下武漢人。我回應道,我居住的多倫多,已宣布進入抗疫緊急狀態,采取的措施,正是參照武漢的做法。武漢人民已經渡過難關,正逐步走出家門;而我們,卻仍在遵照政府“保持社交距離”的指示,開始留在家中。武漢人民樹立了榜樣,相信我們不久也會走出陰霾。

          我和朋友相約,等明年武漢櫻花盛開,再到那里去。站在長江大橋,聽滔滔江水訴說這座城市動人的故事。也不忘小孫子的話,拍下更多更美的畫圖。

          遙望武漢,我肅然起敬。

        相關內容

        點擊排行

        性感美女脱衣全过程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爱赏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