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網

        大公報電子版
        首頁 > 藝文 > 有料歷史 > 正文

        明代宰相手書石刻揭秘法門寺400多年前真身舍利塔重修往事

        2018-11-01 13:47:58大公網 作者:李陽波
        字號
        放大
        標準
        分享

          明《大洲居士題贊法門寺癡僧詩》刻石。(記者李陽波攝)
           
          位于陜西扶風縣的法門寺因供養世界唯一佛指真身舍利而聞名海內外,但鮮為人知的是,在距今400多年前的明代隆慶年間,法門寺卻一度陷入困境,真身寶塔也不復存在。近日,法門寺博物館文博館員毛小東通過對該寺遺留的一方明代《大洲詩刻》刻石研究考證后認為,當年法門寺危亡之際,正是這通刻石的主人——“大洲居士”明代宰相趙貞吉挺身而出,通過一首感人肺腑、精彩至極的“明代重建法門寺真身寶塔倡議書”,號召當地百姓捐資修塔,這才延續了法門寺及真身寶塔的千年風采。毛小東表示,《大洲詩刻》的揭秘,不僅確認了法門寺大洲居士的真實身份就是明代宰相趙貞吉,而非以往學者所指的“癡僧”,同時對于研究明代法門寺具有重要史料價值。
           
          致仕回鄉以詩言事重修古塔拯救名寺

            千年古剎法門寺真身寶塔。(記者李陽波攝)
             
            法門寺因供養佛骨真身舍利而建塔,因塔而成寺,唐宋時為皇家寺院,名震天下。可到了明代,卻淪為民間寺院。特別是到了隆慶年間(公元1567年—1572年),法門寺的木塔坍塌毀壞,官府不濟,財力有限,古剎一時陷入絕境。
             
            毛小東告訴記者,通過對《大洲詩刻》及相關人物的考證,其中的大洲居士無疑便是明朝內閣宰輔趙貞吉。當年(明隆慶四年至五年),他致仕回鄉西蜀,途徑鳳翔府扶風縣游歷法門寺,看到寶塔崩塌,寺廟破敗,他以詩言事,通過贊美癡僧勸緣重修寶塔,這才有了現在大家所看到的磚質寶塔的由來。而剛剛上任的扶風知縣陳子需,以晚學自謙的敬重之心,將其詩作刻銘上石,這便是流傳至今的《大洲詩刻》。
             
            記者在現場看到,該刻石呈長方形,青石質,殘斷數塊,邊長120厘米左右,上刻楷書65字。刻文如下:“法門寺,成住壞,空中忽起癡僧債,百尺鐵鎖掛肩筋,欲與如來增氣概,增氣概,爾毋苦,好待當年許玄度。西蜀大洲居士書。隆慶壬申春日知扶風事卿晚學陳子需上石。”
             
            刻石填補歷史空白再現名輔書法風采
             

            《大洲詩刻》中趙貞吉書法與顏真卿書法比較。(記者李陽波攝)

            毛小東指出,趙貞吉是明代著名政治家、思想家、佛教居士,他于嘉靖十四年(公元1535年)中進士,其后歷任國子監司業事、左諭德兼監察御史、戶部右侍郎、禮部尚書兼翰林院學士。隆慶三年(公元1569年),趙貞吉以禮部尚書兼文淵閣大學士入閣參預機務,成為宰輔級的重臣。萬歷四年(公元1576)去世后,萬歷皇帝特別為之輟朝一日,并贈少保,謚文肅。
             
            “關于法門寺真身寶塔在明代隆慶年間的史料匱乏,現遺存的兩則史料,過于簡略單一。而《大洲詩刻》,以詩文記錄了隆慶年間法門寺遭遇劫難,癡僧勸緣修塔的悲壯事跡,可謂是當時人,寫當時事,具有一定真實性。再以勒石刻銘的形制流傳至今,更具有實物資料的可靠性,有力的彌補了后人史料記載的不足。”毛小東認為,趙貞吉學識淵博,精于書法,他既汲取了顏真卿的厚實雄強,趙孟頫圓潤流美,魏晉的瀟灑飄逸,又在顏趙相對平正的基礎上力追險絕,呈現出超拔俊逸的氣度,實為一代書法大家。《大洲詩刻》除了史料價值,同時還為研究趙貞吉詩文和書法藝術增添了新的實物素材,集名家大作、重要史料和書法藝術等為一體,具有寶貴的歷史、文化和文物價值。
            責任編輯:

            相關內容

            點擊排行

            性感美女脱衣全过程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爱赏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