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網

        大公報電子版
        首頁 > 藝文 > 有料歷史 > 正文

        ?前事不忘后事之師 ——牢記甲午戰爭歷史(下)\張國良

        2020-04-24 04:23:17大公報
        字號
        放大
        標準
        分享

          圖:劉公島是甲午戰爭的紀念地,圖為劉公島東泓炮臺舊址\新華社

          上文提及,日本在瘋狂擴軍備戰的同時,在外交、情報方面做足工夫,輿論方面,日本還利用邀請北洋艦隊兩次赴日訪問,作為其對內進行戰爭動員,對外麻痹清廷朝野的契機。第一次是1886年,北洋艦隊應邀訪問日本長崎,日本當局挑起當地浪人和中國水兵武鬥,刺激日本民族自尊。長崎事件后,日本加速了海軍發展計劃,每年的軍費支出佔整個國家財政總支出11.7%。1891年6月,日本政府又特別邀請北洋艦隊訪問日本馬關、橫濱等地,日本從天皇到政府隆重接待,軍政各界人士紛紛登艦參觀,各大媒體大肆渲染北洋艦隊威勢。通過北洋艦隊長達40天的訪問,日本不僅摸了北洋艦隊的底,而且通過渲染中國威脅,煽起了日本民間以北洋水師為敵的狂熱情緒。北洋艦隊訪問結束不久,日本民間推出了一種模擬海戰的兒童遊戲,名字就叫“擊沉定遠”。日本內閣也隨即提出了大規模購艦造艦的巨額海軍撥款方案。而在大清朝,北洋艦隊在日本揚威,清廷上下得意洋洋,民間大感揚眉吐氣。北洋大臣李鴻章豪言,有了北洋水師,“就渤海門戶而言,已有深固不搖之勢。”他怎麼都想不到3年后就成敗軍之將,屈辱地到北洋艦隊訪日第一站馬關去簽定割地賠款之約。

          正是由於日本蓄意的輿論操作和清朝政府的無知自大,直至甲午戰爭開戰前夕,中國全國上下還都對北洋海軍的實力定能蕩平東瀛的說法深信不疑。對於中日開戰,清廷沒有緊迫的思想和輿論準備,朝中大臣言官和朝外清流憤青一片蔑視日本之聲,普遍認為“日本蕞爾島國,不自量力”,“大清行陣齊整,炮臺堅固”。當時在中國海關任總稅務司的英國人赫德描繪,當時中國除了千分之一的極少數人以外,其余九百九十九人都認為大清國定能打敗小日本。北洋水師學堂的美國教官回憶,該學堂學生們在中日海軍開戰的半個月前,還在作文《中日朝鮮戰爭》中天真寫道:“日本幾個小島,又小又窮”,“中國泱泱大國,一個人定能打翻五六個小日本。”

          國運衰敗 英雄抱恨

          蓄謀已久又精心策劃的日本艦隊,終於在1894年7月25日向中國海軍發動突然襲擊,不宣而戰。那天清晨,在朝鮮牙山灣豐島海域,日本聯合艦隊的吉野號等三艘高航速高射速軍艦,突然開炮攻擊清朝往朝鮮運送援軍的高升號運兵船和兩艘護航軍艦。甲午戰爭拉開大幕。

          在日本全國全民聚焦打敗北洋艦隊的時候,清廷上下幾乎所有人的目光還都集中在慈禧太后的六十大壽。豐島突然開戰,驕聲悍氣的清廷一片混亂。太后一黨為慈禧60大壽不受衝擊,力主和議。光緒等帝黨雖主戰,但既不懂軍事,又沒有軍權。北洋水師將領主張先發制人,可李鴻章指望尋求洋人調停。朝廷上下,清流成為堅定主戰派,但只是夸夸其談,嘩眾取寵。各方勾心鬥角,戰和一直難定,以至失去部署先機,嚴重影響軍心。此時的日本,為一舉戰勝清朝,進入全國總動員,舉國的財力物力和人力全部壓到前線。日本天皇御駕親征,將大本營從東京遷到廣島,他甚至宣稱自己從此到擊敗大清一天只吃一餐。

          甲午海戰最關鍵一戰於1894年9月17日下午在鴨綠江口黃海大東溝海域打響。參戰雙方都投入了主力。日本艦隊軍艦12艘,平均航速19.4節,最高航速24節,火炮268門,最大口徑320,速射炮97門,總兵員3916人;北洋艦隊軍艦10艘,平均航速14.5節,最高航速18節,火炮195門,最大口徑305,速射炮一門都沒有,總兵員2126人。而且,北洋艦隊普遍裝備的是150和210后膛炮,射速為每分鐘1發,主力艦定遠和鎮遠的305主炮射速更慢,每3分鐘才1發。日本聯合艦隊裝備了許多150和120速射炮,射速為每分鐘8至10發。因此,日本艦隊不僅在總數量、總噸位、總兵力上超過北洋艦隊,在航速和火力方面更是佔了絕對優勢。航速快,機動性強;射速快,毀滅性強,中日艦隊總體實力之懸殊,可想而知。

          再看雙方艦隊的龍頭旗艦。就在北洋艦隊停止購買軍艦那年,日本海軍為專門對付北洋艦隊旗艦“定遠”和主力艦“鎮遠”,請法國設計但自己打造了三艘鐵甲厚、速度快、火力猛的主力艦,其中成為日本艦隊旗艦的松島號參戰時才下水1年,航速16.5節,配備了超大口徑的320主炮1門,120速射炮12門。而北洋艦隊旗艦“定遠”,艦齡已12年,航速14.5節,沒有一門大口徑速射炮,4門305主炮和2門150副炮均為笨重老炮,每3分鐘才射出1發炮彈。

          落后必捱打,清廷腐敗釀成的苦果在炮戰一打響就降臨到北洋艦隊頭上。旗艦“定遠”號艦橋被突然向日艦“吉野”開火的大炮震塌,艦隊總督丁汝昌摔下重傷,指揮信旗被毀。儘管丁汝昌帶傷堅守甲板督戰,但他已沒有信旗指揮艦隊。北洋艦隊失去指揮,遭機動性強的日艦繞擊圍攻,陷入苦戰。

          可歌可泣的北洋艦隊官兵,毅然扛起“國家興亡 匹夫有責”的擔當,以年輕的生命為中華民族點亮不屈的榮光。他們用血肉筑成海上長城,在血與火中把因政府昏庸造成的被動戰局,譜寫出血染的風采。“致遠號”巡洋艦管帶鄧世昌在軍艦重傷后率艦上252名官兵駛艦全速撞向受創的日軍頭號戰艦“吉野號”,不幸遭數艘日艦圍轟沉沒,鄧世昌殉國時正值45歲生日。“經遠”艦管帶林永升和全艦231名將士,在拚盡彈藥后,同傷毀戰艦一起沉入海底。經過5個多小時搏殺,北洋艦隊以不屈的精神和無畏的氣勢迫使日艦首先收兵。在這場世紀海戰中,北洋艦隊重創日軍旗艦“松島”和主力艦“吉野”等5艦,擊斃“赤城”艦艦長阪元八郎太,斃傷日軍600多人。北洋艦隊損失慘重,5艦沉沒,5艦重傷,多位精英戰將犧牲,千余官兵傷亡。戰后日本軍方對戰況進行詳細還原分析時發現,儘管北洋艦隊大炮遠不如日方先進,但命中率不輸日方,只是日艦裝甲堅厚故受傷較輕,而且中方不少炮彈是品質差不爆炸的實心彈,才未能重創甚至擊沉日艦。據日主力艦“吉野”號艦長戰后說,北洋艦隊有一發炮彈擊穿了“吉野”的甲板,但停於輪機艙上沒有爆炸,如果爆炸則不堪設想,甚至改變戰局。那些令北洋水師英靈抱恨的未爆實心彈,至今仍被日軍當作紀念品,豎在日本佐世保舊海軍墓地。

          北洋艦隊在大東溝海戰中雖然損失很大,但并未完全戰敗,旗艦“定遠”和主力艦“鎮遠”仍在。然而清朝政府原先大言不慚的文武官員大多變身主降求和,朝廷為保存實力,拱衛京畿,命令北洋艦隊躲入威海衛軍港,“避戰保船”,不準巡海迎敵,把制海權拱手讓給了日本海軍。日軍因此氣焰囂張,水陸并進,很快佔領朝鮮全境,并迅速跨過鴨綠江,進攻中國本土大連旅順。1894年11月21日,日軍攻佔旅順,對城內進行4天3夜的屠殺。據估計死難者達2萬人,全城生還者僅800余人。據英國人艾倫現場記述:“日本兵用刺刀對所有人兇狠亂刺。在街上行走,腳下到處可踩著死尸。”那幾天是慈禧太后60大壽慶典,北京紫禁城內張燈結?,文武百官三跪九叩,規模宏大,極度鋪張奢侈。雖遼東告急文書雪片般飛來,然朝廷下旨“諸事一概延擱不辦”。

          1895年初,日本陸軍在山東榮城登陸,配合日本艦隊,海陸夾擊,對北洋艦隊大本營威海衛和劉公島發動最后攻擊。那時山東半島駐有清軍步騎兵約60個營3萬余人,威海衛沿岸有23座炮臺、160多門大炮,港內北洋艦隊尚有“定遠”、 “鎮遠”等各種艦艇26艘,而且就在北京天津門口。周圍清軍完全可以同北洋艦隊同仇敵愾,放手一博,同日軍進行最後較量,或許還能絕處逢生。但清廷已完全沒有國家民族的意志,軍政大臣忙著議和,不思布防,各地清軍也都軍心動搖,一戰即潰。致使戰局更是急轉直下,北洋海軍陷入四面楚歌、坐守待斃的絕境。

          1895年2月3日,日軍占領北洋海軍衙門所在威海衛及周圍海岸炮臺,北洋艦隊指揮部劉公島成為孤島。北洋海軍在孤立無援中拚死抵抗。2月17日夜間,北洋艦隊提督丁汝昌在彈盡糧絕後拒不降敵,服毒自盡。在此之前他已命令炸毀所有艦艇, “定遠” 艦管帶劉步蟾在奉命炸沉 “定遠” 後自殺殉國。北洋水師至此全軍覆沒。

          記取歷史 面向未來

          清政府十分害怕戰爭繼續,日軍打進北京,急忙請求歐美列強調停,表示為停戰議和,可不惜任何代價。1895年3月,清廷按照日本的指定,派李鴻章為頭等全權大臣,并以美國前任國務卿科士達為顧問,前往日本馬關(今下關)與日本首相伊藤博文等開啟和談。

          1895年4月17日,李鴻章同伊藤博文簽訂喪權辱國的《馬關條約》,清朝割讓遼東半島和臺灣澎湖列島,賠款白銀2億兩。李鴻章這次同伊藤博文簽約,離他們在天津簽約相隔正好10年,當時李鴻章對日本必強的預言一語成讖。但他不知道當時伊藤博文對清朝也有不幸言中的預言。當時日本有人擔心清朝數年後會強大,伊藤博文不屑地預言:此事直可不慮,清朝還在靠科舉制度選拔文官,靠比試傳統武器選拔武將,所取非所用。所謂圖強,皆空言也!事實是,滿身沉疴痼疾仍諱疾忌醫的大清朝,衰敗得比伊藤博文所料還快得多。

          在馬關簽約後,55歲的伊藤博文對73歲的李鴻章揶揄道:想當年中堂大人何等威風,談不成就要打,如今真的打了,結果怎樣呢?我曾經給過大人一句忠告,希望貴國迅速改革內政,否則我國必定後來居上,如今十年過去,我的話應驗了吧?李鴻章無言以對,只得嘆氣說:改革內政,非不欲做。惟自慚心有余,而力不足矣。據說李鴻章曾反問伊藤博文,如我們兩人易地相處會如何?伊藤沉吟良久才回道,你在日本一定會比我干得好,我在中國就不一定干得比你好。

          2017年5月3日晚,北京首演以中日簽定《馬關條約》為背景的歷史大劇《李鴻章對話伊藤博文》。話劇描述了李鴻章和伊藤博文的幾次對話,演出轟動一時。劇評認為,編劇站在當下角度回顧歷史,發出了關於家國與人生的詰問。通過此劇,觀眾圍觀的不僅僅是歷史,更有兩個國家,兩種人生的興與衰,榮與辱,領悟一國為何興,一人何以辱。觀後均可如醍醐灌頂,如大夢方醒!

          歷史是最好的教科書

          以史為鑒,可以知興替。翻開歷史,可以赫然看到,甲午戰爭前1200多年的唐朝,中日之間也有一場大規模海戰,結果截然不同。公元663年8月,也是因為朝鮮問題,也是在朝鮮附近海域,日本(當時還叫倭國)軍隊42000人,戰船1000余艘,對唐朝軍隊1萬3千人,戰船170艘,在白江口(今韓國錦江入海口)發生空前規模海戰。唐軍大勝數倍於己的日軍,日軍傷亡慘重,戰船全部被毀。此次戰役是中日兩國歷史上第一次大規模的海戰,唐軍的勝利奠定了此後1000多年間東亞地區的政治、經濟與文化格局。日本在此後不僅千年未再對中國開戰,而且持續大量派人到中國全面學習,一度成為縮微版的唐朝。

          甲午戰爭撼動了東亞千年政治格局,改變了中日兩個民族的歷史走向。日本取代了中國在東方的強國地位,加速走向軍國主義,瘋狂發動侵略戰爭,給中日兩國人民及亞洲各國帶來巨大災難。正如清末維新派代表梁啟超所說,喚醒吾國四千年之大夢,實自甲午一役也!

          中華民族飽經屈辱,知恥而醒,推翻帝制,建立共和,催生了中國共產黨,誕生了新中國。改革開放後的中國,更迅速崛起,超越日本,成為新千年的東方強國。

          甲午海戰中,有一位在 “鎮遠” 號上以大副身份參戰的美國人,叫馬吉芬,是1885年在美國海軍學校畢業後志愿來華加入北洋水師的。他在大東溝海戰中身受重傷,獲清廷賞頂帶花翎。北洋艦隊全軍覆滅後,他回到美國,帶著傷痛到處演講,宣傳中國海軍的英勇正氣。兩年後,馬吉芬在丁汝昌等北洋艦隊將領盡忠報國的忌日,為北洋水師的不幸遭遇悲憤自殺。按馬吉芬遺囑,他入殮時身著北洋海軍軍官制服,棺木上覆蓋北洋水師軍旗黃龍旗,墓碑上同時雕刻中美兩國國旗,黃龍旗還壓在星條旗之上。馬吉芬父親為馬吉芬寫下墓志銘: “謹立此碑以紀念一位雖然深愛自己祖國,卻把生命獻給了另一面國旗的勇士。” 馬吉芬曾在回憶甲午海戰的遺作《鴨綠江外的海戰》中寫道,我看到了大清勇士們的勇猛,同時也看到了中國這個雖然沒落了的帝國,還將有一天會崛起於東方。馬吉芬在天之靈,終於得到告慰。

          在日本福岡,有一座用 “定遠” 艦殘骸修建的定遠館,但前往參觀者寥寥,因為傳說館內夜間不時會隱隱有北洋水師官兵的喊殺之聲。建議去日本的中國游客真應該前往,憑吊含恨抱屈的英雄,咀嚼千年悲傷的歷史。習近平主席說過, “歷史是最好的教科書,最好的清醒劑。” 同歷史對話,才能夠更好看清世界,認識自己;記取過去,面向未來。

        相關內容

        點擊排行

        性感美女脱衣全过程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爱赏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