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網

        大公報電子版
        首頁 > 財經 > 中國經濟 > 正文

        中國電影全年票房損失超300億 從業者“后疫時代”掙扎求生

        2020-05-11 09:54:17大公網 作者:楊奕霞、丁春麗
        字號
        放大
        標準
        分享
        新冠肺炎疫情席卷全球,電影行業遭受重創。尤以產業鏈下端的院線行業受損最嚴重:全國影院暫停營業,制片和宣發基本停滯,預計今年中國票房損失將超300億元人民幣。送外賣、做微商、開抖音、辦網紅培訓班……從業人員使出渾身解數,在全國其他行業已復工復產的“后疫時代”,掙扎求存。

        影院出售儲存的零食爆米花變現。(山東傳真)

        就在中國電影去年總票房達到642.66 億元、高居全球第二位之際,突如其來的新冠疫情導致全球行業停擺,整個產業鏈均受重創,上游資金無法流動,電影制作工作難以完成,對于處在結構調整期的影院而言更是“雪上加霜”。截止5月2日,今年中國電影票房僅報22.4億元,同比去年同期的244.4億暴跌220多億。跌幅超過90%。

        疫情重創中國電影行業,尤其是影院。(丁春麗 攝)

        影院停業的第88天,濟南某知名影院經理文潔(化名)發了一條抖音:“活下去,是唯一的愿望”。她告訴記者,除了極少數影院在3月底短暫恢復營業數日外,全國上萬家影院已經超過三個月沒有任何票房收入。很多影院裁員只剩下經理和財務,所有從業者包括電影人都陷入了一種極度緊張、焦慮狀態。她的前同事發了條朋友圈,說夢見影院恢復營業,大堂里熙熙攘攘的人群讓他欣喜。但很快就不讓放映了。“混亂當中他醒了,陷入了現實的荒蕪。這是中國10000多家影院經理們共同的噩夢!”

        “已經三個多月沒有任何收入了,我剛注冊了送外賣的賬號,影院的很多同事都做了外賣騎手。”李星(化名)是一家院線的山東區域銷售經理,因為疫情,他所服務的院線在山東的所有影院全部停工至今。唯一可變現的就是為春節假期儲存的飲料、零食和爆米花,他和同事擺了地攤已將貨品全部處理掉。如今為了減輕養家還貸的壓力,不得不送外賣求生存。

        文潔說,如今影院經理全部在做第二副業自救,送外賣、做微商;開拓“影院婚紗攝影”新業務;還有跟同樣身處困境的導演朋友聯手開網紅培訓班。文潔自己也開了抖音、微博,“下一步準備開直播,嘗試賣頭腦里的知識,得努力在復工之前活下去。”

        復工成本大增影院恐難撐

        盼復工,但也對復工后的影院前景憂心忡忡。李星給記者算了一筆成本賬,以其濟南一家影院為例,影院面積3000平方米,地處非核心商業地段,每月房租最低要10萬元。因為沒有復工,影院房租可以暫時拖著沒交。但一旦復工,首先就要繳納4個月房租,另外一個大頭就是水電費,人工費、物業費,一項都不能少。

        “復工之后,消費者對到影院觀影肯定有所顧慮,重磅影片也不會選在這個時候上映,可以預見票房肯定好不了。”李星擔憂地說,如果復工后每天僅有一兩千元的票房,這很難維持一家影院的正常運轉,影院可能真的就撐不下去了。如果院線在全國有100家影院呢?李星說,一旦資金鏈斷裂,影院關門潮勢在必然。

        而就在4月17日,擁有12個放映廳的天津橙天嘉禾影城已經宣布永久閉店。該影城已經開業7年,在2019年還收獲了1717萬票房。

        清華大學新聞與傳播學院副教授、博士生導師司若在接受香港文匯報專訪時表示,其實中國影院在新冠疫情前就存在問題:2019 年中國產生場次的 11469家影院中,全年票房不足 500 萬的影城數量占比63.79%,“也就是說超過一半的影院無法盈利。”雖然2018年中國銀幕數突破 60000 塊,居全球第一,但影院的上座率、場均人次、單廳收益等數據都面臨挑戰。司若稱,新冠疫情前影院暗藏的經營危機,加上連續幾個月的關停狀態,中國影院可能會迎來一波倒閉潮。

        同時,因疫情而造成的諸多影片積壓也導致未來電影上映和票房充滿不確定性。“可以預期,疫情過后上映時會面臨更大的競爭,稀釋所有影片的票房利潤。部分電影也許會為了保證投資回收而選擇線上播出。總之,中國乃至世界電影市場都會迎來更為嚴苛的優勝劣汰過程。”

        就在4月29日,國家電影局召開會議指出,疫情對電影產業造成了前所未有的危機,也是在倒逼電影產業改革升級。但中國電影發展長期向好的條件和環境沒有改變,中國電影仍然處在黃金發展期,投資不會離場,人才不會離場,觀眾不會離場。下一步政策端將進一步加大幫扶力度,提出包括財稅、租金、金融服務方面扶持。

        “昨天有位影迷發微信說,如果哪天影院需要捐款,一定告訴她。”文潔感嘆,影迷的支持讓自己在行業的寒冬時刻感到濃濃春意。為此她也會堅守下去。如今她最大的心愿,就如賈樟柯所說:“以經歷過新冠疫情的名義,誠實而勇敢地面對這個世界。盼望我們早日回到電影院,肩并肩坐在一起。這是人類最美的姿態。”

        燈塔研究院近期推出的《萬物復蘇,向陽生長 ——2020年中國電影市場復蘇策略報告》顯示:八成觀眾對影院觀影意愿強烈,且核心觀影用戶將以20-29歲的高頻觀影男性為主。其中,25歲以下四線城市年輕男性的影院觀影態度最為積極,認為“現在就可以去電影院”。同時近半數用戶表示疫情結束后觀影頻率會有提升。

        報告稱,中國電影市場的復蘇節奏將會呈現為逐步的過程,雖然用戶觀影頻次會有一定補償性增長,但大概率不會出現報復性消費和爆發性增長。喜劇類型仍然是觀眾疫情后影院觀影的首選,在口碑相同的情況下,26%的觀眾選擇喜劇類型,其次是科幻、動作和懸疑。

        “網民關于重返電影院等復工討論增多,也反映出線上觀影仍不能完全代替線下觀影體驗,優質電影產品依然是民眾精神文化生活的‘剛需’。”清華大學新聞與傳播學院副教授司若表示,雖然互聯網渠道和網絡觀影模式會帶來產業變化,但影院觀影仍無可替代。尤其是視效大片,影院帶來的視聽享受無法通過獨自在家小屏觀看獲得。此外,“大眾對于能夠進入集體熱點討論的影片,如《我不是藥神》,依然愿意進入影院觀看,就是不希望在話題討論的時候自己成為沉默的螺旋,而是通過在集體觀影中得到共鳴和交流。” 不過,她也預測,疫情之后,互聯網的使用面會進一步拓寬,屆時中小影片進入互聯網發行將會成為一個重要渠道。

        責任編輯:丁驍

        相關內容

        點擊排行

        性感美女脱衣全过程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爱赏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