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網

        大公報電子版
        首頁 > 評論 > 社評 > 正文

        社 評\不容黑惡勢力操控司法

        2020-04-30 04:23:13大公報
        字號
        放大
        標準
        分享

        香港回歸后紛紛擾擾,雞鳴不已,司法之亂是其中最重要的因素。司法界存在著一股黑惡勢力,以“反中亂港”為己任,順之者昌,逆之者“亡”。區域法院法官郭偉健被變相停職,檢控官陳文慧遭圍攻,讓人再次瞠目于這股黑惡勢力之淫威。

        郭偉健法官上周五就將軍澳“連儂墻”傷人案作出判決時,肯定被告坦誠認罪表現,并抨擊暴力示威者禍害社會,也間接地批評那些為暴力張目的“知識分子及專業人士”。判詞引起反對派激烈反應不足為奇,但出乎意料的是,司法機構呼應或者說屈服于反對派的壓力,原本由郭偉健處理的三宗涉及修例風波的案件,均遭臨時“換官”接手。

        司法機構沒有解釋收到多少相關投訴,為什么要“換官”,只強調“不評論個別個案”。但處理事件的手法,已明白無誤地告訴公眾,由于郭官對暴亂行為的直言不諱,令其無法再處理相關案件。變相停職,其實就是一種由上至下的處分。

        法官也是人,是人就有情感及立場,差別只在于是否公開表達。對法官而言,有觀點立場很正常,關鍵在于這是否影響了其法律判斷。郭官可能同情將軍澳斬人案的被告,但也依法判決被告四十五個月刑期,并無輕縱。如果不服判決,完全可以上訴。

        司法機構有權“換官”,但需要有一套明確的標準。但令人困惑的是,司法機構似乎并無準則可言。大家不會忘記,黃之鋒、周永康、羅冠聰等人于一四年率眾沖擊政府東翼廣場,提前引發“占中”案。三人被控非法集結罪成,法官張天雁僅判社服令及緩刑,并高度贊賞被告是“青年領袖”、“滿腔熱情關心社會,不為私利”、“可貴之處在于想法比較純真”云云。事件亦引起極大爭議。律政司提出上訴,黃之鋒等終入獄服刑,事實證明張官斷錯案,贊錯人,但有沒有受到“調官”的處分呢?司法公平公正體現在哪里呢?

        還有,去年修例風波之初,有三位“匿名”法官接受外媒訪問,表達對政府不滿;不久前,又有三名法官鬼祟地接受外媒訪問,又是表達對政府不滿。不是說法官應該保持政治中立,不會表達個人政治觀念嗎?司法機構是否作出跟進處理呢?

        司法機構處理爭議似乎不是一把尺子,而是雙重標準。立場反政府、親黃絲,就是自己人,受到包庇縱容;而拒絕同流合污的,則被視為異己,會受到排斥、“陰乾”。區諾軒涉襲警,被輕判一百四十小時社服令,反對派仍然不高興,檢控官陳文慧遭“圍毆”,被起底、辱罵、恐嚇。同為大狀的梁家杰竟然指斥陳文慧是律政司的“劊子手”,實行“人格謀殺”。

        宇宙中的黑洞是看不見的,但科學家透過天體運動覺知其存在。是誰在操控司法界或有不同看法,但通過無數案例,讓人明顯感覺到這個組織勢力之龐大,足以呼風喚雨。清理司法亂象,維護司法公正,民之疾呼!

        相關內容

        點擊排行

        性感美女脱衣全过程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爱赏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