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網

        大公報電子版
        首頁 > 評論 > 大公評論 > 正文

        ?學者論衡\寫錯別字、犯常識錯誤的大律師公會 ——再駁大律師公會“5·25”聲明\郝鐵川

        2020-06-08 04:23:50大公報
        字號
        放大
        標準
        分享

          5月25日,香港大律師公會就全國人大審議《全國人民代表大會關於建立健全香港特別行政區維護國家安全的法律制度和執行機制的決定(草案)》所發表的聲明稱,全國人大的草案沒有保證經由人大常委會制定的港區國安法將會或需要符合《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的條文。而該公約內談及的權利及自由是受《基本法》所保障。中華人民共和國為聯合國安全理事會的其中一位永久會員。安理會重複強調所有關於國家安全的措施,包括反恐措施,均需要符合國際人權法的要求。

          聲明又稱,特區政府於2003年嘗試就《基本法》第23條立法而提出《2003年國家安全(立法條文)條例草案》時,當時社會上已有真誠及廣泛擔憂該23條草案會否侵害香港居民的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包括言論自由及新聞自由。於2003年,特區政府有就23條草案作出一個廣泛諮詢及於激烈的公眾反對下撤回23條草案。是次全國人大審議的草案建議港區國安法以特區政府公布而非經立法會立法實施。草案并沒有保證於港區國安法公布前會就這項重要的法例作出公眾諮詢。這是史無前例的。公眾理應有機會考慮及辯論一條影響他們權利及義務的法例,云云。

          嚴肅聲明卻敷衍了事

          我認為,上述大律師公會觀點既有常識性錯誤,又有搬弄是非、挑撥離間之嫌。

          第一,被香港社會向來認為行文嚴謹的大律師公會,竟然在自己的聲明中寫了錯別字,即“特區政府有就23條草案作出一個廣泛諮詢及於激烈的公眾反對下‘徹’回23條草案”,“徹”應該寫為“撤”,而“徹”沒有“撤”的含義。

          《現代漢語詞典》(修訂本,商務印書館1997年版)關於“徹”字含義的解釋有二,一是“通”;二是“透”,所舉詞例有“徹底”、“徹骨”、“徹頭徹尾”、“徹悟”、“徹夜”等五條,就是沒有大律師公會聲明中的“徹回”。我不禁要嚴肅地問一下大律師公會:這樣一份嚴肅的聲明,這樣一個較受港人尊重的專業組織,竟然用錯別字昭告天下,這或者說明大律師公會的中文水平實在不配其現在擁有的地位,或者說明其做事非常地不認真嚴謹,難道大律師公會也是以這樣的水平、這樣的態度去撰寫那些影響當事人身家性命、財產安全的法律文書的嗎?

          第二,大律師公會說“全國人大的草案沒有保證作為一條建議經由人大常委制定的“港區國安法”將會或需要符合《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的條文”,這是一個常識性錯誤。因為中國政府雖然簽署了《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但全國人大常委會尚未批準該公約在中國生效,因此,全國人大及其常委會制定法律目前只受該公約的目的、宗旨的約束,而不受該公約具體條文的約束。

          關於已簽署而未批準條約的法律效力問題,1969年最終通過的《維也納條約法公約》第18條以“不得在條約生效前妨礙其目的及宗旨之義務”為標題,對此問題作了如下規定:“一國負有義務不得採取任何足以妨礙條約目的及宗旨之行動:1.如該國已簽署條約或已交換構成條約之文書而須經批準。接受或贊同,但尚未明白表示不欲成為條約當事國之意思;或2.如該國業已表示同意承受條約之拘束,而條約尚未生效,且條約之生效不稽延過久。”

          通過上述規定可以看出,國家對特定條約的簽署是一項重要的法律行為。通過簽署,可以體現出國家對於該條約目的與宗旨的初步接受。一旦完成了簽署行為,在該國未完成國內批準程序之前,簽署行為所產生的法律效果就是:該國有必要對條約目的與宗旨予以充分尊重,并避免採取任何足以妨礙該條約目的與宗旨的行為,但還沒有到了要受未有批準的條約條文的約束。

        ? 應該指出的是,《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的保障人權的宗旨,早已成為中國憲法的規定。《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第33條第3款規定:“國家尊重和保障人權。”為什麼大律師公會聲明不依據中國憲法規定來分析問題呢?

          混淆視聽挑撥離間

          第三,大律師公會稱全國人大的“草案并沒有保證於“港區國安法”公布前會就這項重要的法例作出公眾諮詢。這是史無前例的。公眾理應有機會考慮及辯論一條影響他們權利及義務的法例”,這既是對中國法律知識的無知,又有搬弄是非、挑撥離間之嫌。

          我為什麼這樣批評大律師公會呢?因為《中華人民共和國立法法》第五條已經明確規定:“立法應當體現人民的意志,發揚社會主義民主,堅持立法公開,保障人民通過多種途徑參與立法活動。”立法法已經有了如此規定,且已成為立法機關的立法慣例,大律師公會為什麼對此視而不見呢?我國立法法約束我國所有的立法行為,憑什麼讓全國人大每次立法都要把立法法的有關規定複述一遍呢?大律師公會又怎麼知道全國人大常委會未來進行港區國安立法時,不會按照立法程序征求相關人和部門的意見呢?這不是挑撥離間,又是什麼呢?

          杭州師範大學法學院、華東政法大學教授

        相關內容

        點擊排行

        性感美女脱衣全过程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爱赏网